軍事頻道

頻道首頁 | 頭條 | 要聞 | 圖片 | 專題 | 節目互動 | 軍史

 頻道首頁 > 2013軍事頻道 > 國際軍事

將中俄列為首要威脅,美海軍建設又換套路?

2017-06-22 16:02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    打印本頁 關閉

    

  近日,美國海軍作戰部出臺了一份名為《未來海軍》的白皮書,將大國競爭對手列為首要威脅,同時提出了數量擴張、技術創新、戰法革新三位一體的“非線性”建軍新思路,并確立了“模塊化”的裝備研發采辦新模式。請看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

  美海軍建設又換套路?

  ■付征南 閆貴龍

  美國海軍尼米茲級核動力航母(圖片來源于網絡)

  近日,美國海軍作戰部出臺了一份名為《未來海軍》的白皮書,將大國競爭對手列為首要威脅,同時提出了數量擴張、技術創新、戰法革新三位一體的“非線性”建軍新思路,并確立了“模塊化”的裝備研發采辦新模式。

  秉持冷戰思維找“威脅”

  美軍認為,對國際安全環境以及主要作戰對象的判斷,是其軍力建設的邏輯起點和基本指針,也是海洋國家海軍建設的傳統模式。《未來海軍》白皮書謬稱,當前全球安全環境在信息技術的作用下,日益呈現出多元化、復合化的新趨勢,導致中俄等大國競爭對手、朝鮮和伊朗等地區國家,以及恐怖主義等非國家行為體出現了跨地區、跨領域和跨職能的“一體聯動”效應,全面改變了海軍軍備競賽與海上作戰的方向,特別是中俄海軍軍力發展勢頭迅猛,從時間和空間層面對美國海軍的傳統優勢構成了嚴峻挑戰。

  在此背景下,美國海軍已不再把中俄視為范圍、程度、影響相對有限的地區性威脅,而是具有重大影響的全球性挑戰,具體表現在三個方面:一是“有意圖”,強調中俄均有成為海洋強國的戰略雄心,都把海洋空間作為提升大國地位的主要方向,對美全球海洋霸權構成了潛在威脅;二是“有能力”,認為中俄海軍常規作戰能力發展迅速,特別是水面艦艇和潛艇建造速度持續加快、活動范圍日趨拓展、海外基地不斷增多,“能夠在全球范圍和所有領域,以有利的速度與美國展開競爭”,從而使美海軍軍備建設和前沿存在面臨巨大壓力;三是“有潛力”,認為中俄軍力發展均衡,特別是太空、網絡與核力量建設成果顯著,對美全球和地區利益及影響力構成了嚴峻挑戰。

  提出“非線性”建軍新思路

  如何統籌兼顧當前戰備需求與長遠發展需要,是軍隊力量建設的核心命題,落實到實際就是如何妥善處理數量與質量之間的辯證關系。然而,在資源相對有限的情況下,兩種極端選擇都會造成嚴重的現實問題。以犧牲質量優勢為代價來換取數量優勢,雖可有效提升戰備水平、應對當前威脅,以及緩解戰線過長與軍力有限之間的矛盾,卻會延遲武器裝備的現代化進程,削弱部隊的長遠競爭優勢,小布什時期過于依賴擴軍增效的“數量中心型”發展模式就是典型例證。以犧牲數量優勢為代價來換取質量優勢,雖可順應未來戰爭發展趨勢,鞏固或拉大技術“代差”地位,卻會導致部隊力量空虛、戰備不足,使其戰線過長與兵力有限的矛盾日益突出,從而無法有效應對現實威脅,奧巴馬時期過多倚重技術創新的“質量中心型”建軍理念就是突出代表。為此,白皮書認為,單純強調數量或質量優勢的“線性”思路,無法平衡部隊當前戰備和長遠發展需求,難以適應國際安全環境的動態變化,因此主張采取數量擴張、技術創新、戰法革新三位一體的“非線性”建軍思路,以打造一支“實力均衡”的海軍艦隊。其要點集中在三個方面:

  一是擴大艦隊規模,計劃在2020至2030年,將海軍艦艇總數由當前的275艘增至355艘,包括12艘航母以及大量無人作戰系統、第五代戰機、海上巡邏機和電子戰飛機等,使美海軍可在短期之內部署5至6個航母戰斗群,以強化前沿存在,提升國際海域行動自由和快速反應能力,發揮海軍常規力量在懾止沖突、安撫盟國以及執行非戰爭軍事行動等全譜任務方面的獨特作用,從而“繼續在重要地區為國家領導人及時提供選項”。

  二是加快技術創新,重點發展定向能、無人作戰系統、網絡戰武器、先進導彈等尖端技術,特別是發揮定向能技術在應對對手高速率火力攻擊方面的成本優勢,“削弱潛在對手追蹤或打擊美軍部隊的能力”,同時大力發展數據分析、人工智能等自動化決策輔助技術,以優化戰場指揮官的決策行動周期,實現比敵人更快、更優決策的目標,從而提升戰場指揮效率。

  三是推進戰法革新,全面開發新型作戰概念,重點依托網絡信息技術,將水面、空中、水下等廣域分布的艦艇平臺整合成一個“網絡化”的有機整體,并逐步向網絡、太空、電磁等空間拓展,從而形成全域聯動、互補增效的一體化攻防體系,最大化地提升部隊的靈活反應和快速機動能力,同時針對對手戰爭體系和作戰體系的薄弱環節,大力發展水下、無人等非對稱作戰手段,著力提升部隊的戰場生存、縱深滲透和有效打擊能力。

責編:李曉波中國廣播網我要評論
91视频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