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頻道

頻道首頁 | 頭條 | 要聞 | 圖片 | 專題 | 節目互動 | 軍史

 頻道首頁 > 軍事評論 > 新聞導讀

專家:反恐是人心之戰 美國武力反恐幫倒忙

2014-09-28 09:01   來源:環球時報    打印本頁 關閉

    

  隨著美國對“伊斯蘭國”武裝的打擊擴展至敘利亞境內,“9·11”后美國組建“志愿同盟”,發動反恐戰爭的一幕重現。13年過去了,恐怖主義對國際安全的威脅有增無減,也成為美國的阿喀琉斯之踵。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顯然尚未找到反恐良策,武力反恐難以擺脫“越反越恐”的魔咒。

  首先,反恐戰爭無助于消除宗教極端主義。當前中東和非洲恐怖主義肆虐的背景是宗教極端主義的泛起。打著伊斯蘭旗號的極端組織,從“基地”組織、“伊斯蘭國”,到索馬里伊斯蘭青年黨、尼日利亞“博科圣地”組織,多屬“圣戰薩拉菲”派。該派意識形態的激進性主要體現在“定叛”和“圣戰”,即將其他派別穆斯林妄斷為“卡費爾”(悖信者);對“近敵”(本國政權)和“遠敵”(美國和以色列)發動“圣戰”,恢復“哈里發國家”。“圣戰者”像逐水草而居的游牧部落,哪里有穆斯林“受壓迫”,便出現在哪里,發動“游牧式圣戰”。中東劇變為“圣戰薩拉菲”派崛起提供了機遇,美國蘭德公司的一項研究表明,2010—2013年,“圣戰薩拉菲”派極端組織的數量增長了58%。

  從根本上講,反恐是人心之戰。單靠狂轟濫炸,不僅不能消除極端思想,還會使更多人走向激進,擴大極端組織支持者和同情者的陣營。美國打擊“基地”組織十余載,本·拉登也已死亡,但這并未使該組織偃旗息鼓,反而變得分散化、品牌化,愈發難以打擊,以至于出現“伊斯蘭國”武裝這樣的“基地”升級版。

  其次,恐怖主義在中東的泛濫是“阿拉伯病”的癥狀。近代以來,阿拉伯世界飽受西方殖民主義欺凌,現代化進程屢受挫折。大多數阿拉伯國家發展遲滯,民生艱難,除石油外,幾無與外部世界對接的渠道,成為全球化進程中的“失敗者”。阿拉伯世界本土宗教和文化與現代性遭遇后,發生激烈沖突,革新的努力總是受到政治威權和宗教保守勢力羈絆,使阿拉伯世界成為百病纏身、羸弱不堪的“中東病夫”。

  阿拉伯世界最近一次探尋發展之路的嘗試,就是所謂的“阿拉伯之春”。然而,“革命”不僅沒有給阿拉伯人民帶來福祉,還打開了“潘多拉的魔盒”。民族和教派構成復雜的“馬賽克”式的“人造國家”,在劇變浪潮沖擊下,政權弱化,社會碎片化。敘利亞、利比亞和也門等國墜入教派沖突、族群分裂的深淵。恐怖主義是“阿拉伯病”的主要癥狀之一,只有解決阿拉伯國家的經濟發展和民族構建問題,才能徹底消除滋生恐怖主義的土壤。

  第三,區內外大國難辭其咎。一些中東國家為了一己私利,按教派劃線,在敘利亞、伊拉克和也門等國大打代理人戰爭。“伊斯蘭國”在敘利亞內戰和伊拉克教派歧視的背景下,在部分國家的扶持下,才羽翼漸豐。美國對伊拉克始亂終棄,還飲鴆止渴,支持敘利亞反對派,也是“伊斯蘭國”武裝崛起的重要原因。此次反恐行動最大的悖論是,當初幫助“伊斯蘭國”武裝坐大的,正是“反恐同盟”的“帶頭大哥”和“小伙伴”們。更令人不解的是,這些國家已經不是第一次吃這樣的虧了,“基地”組織的崛起與今天的“伊斯蘭國”如出一轍。

  了解恐怖主義在中東泛起的原因,不難看出美國主導的這場新的反恐戰爭,不僅師出無名,侵犯別國主權,還包藏顛覆政權的禍心。動用武力反恐,更是開錯了藥方,用錯了方法,結果可想而知。如果不改變錯誤的中東政策和反恐戰略,美國注定只能像滾石頭的西西弗斯那樣,周而復始地在“越反越恐”的怪圈里打轉。“伊斯蘭國”尚未被打垮,將矛頭對準美國的恐怖組織“呼羅珊集團”又浮出水面,便是例證。▲ (作者丁隆是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外語學院阿拉伯語系教授)

責編:危瑤中國廣播網我要評論
91视频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