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頻道

頻道首頁 | 頭條 | 要聞 | 圖片 | 專題 | 節目互動 | 軍史

 頻道首頁 > 軍事史料 > 新聞導讀

古田會議的前前后后:"軍魂"從此永鑄

2014-09-29 11:16   來源:解放軍報    打印本頁 關閉

    

上篇·光明之路路在何方

■傅柒生

  在中國共產黨和人民軍隊建設的流芳青史上,閃耀著一座重要里程碑——1929年,毛澤東、朱德、陳毅等在福建上杭古田領導召開的紅四軍黨的第九次代表大會,即彪炳史冊的古田會議。

  如果說,1921年嘉興南湖紅船上中國共產黨的“形”隨之而生,那么,真正找到思想建黨、加強黨的先進性建設之路,則是在古田會議。如果說,1927年南昌城頭人民軍隊的“形”隨之而生,那么,真正確立政治建軍、加強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軍魂”,也是在古田會議。彼時,點燃于曙光小學的那一堆堆篝火漸成燎原之勢,最終燃遍中華大地;人民軍隊從古田山坳中騰飛而起,從此激起中國革命的澎湃濤聲。

  然而,豐碑的矗立卻走過了一段坎坷崎嶇的漫長歷程,集結成獨屬于1929年朱毛紅軍在贛南閩西艱苦斗爭的故事。這故事,一講就是85年。

  ——編 者

  “蔣介石好比一口大水缸,而我們現在是一塊小石頭。總有一天,我們這塊小石頭會大起來,而且一定會打爛蔣介石那口大水缸”

  “軍叫工農革命,旗號鐮刀斧頭。修銅一帶不停留,便向平瀏直進。地主重重壓迫,農民個個同仇。秋收時節暮云沉,霹靂一聲暴動。”

  1927年9月19日,天還沒有放亮,躍躍欲動的一縷曙光沉落在天際,側隱在莽莽群山脊梁的背陰那一端,讓濃濃的黑幕籠罩著大地。毛澤東披衣踱出文家市的那座農家房舍,兩手撐在腰間,深邃的雙眼望向遙遠的東方,口中吟哦著自己新作的詞——《西江月·秋收起義》。

  盡管這首詞滿懷激情,可毛澤東此時身處之境并不樂觀。就在10天前,身兼中共中央特派員、中共湖南省委前敵委員會書記的他剛剛和總指揮盧德銘等人一起,領導發動了秋收起義,成立了工農革命軍第一軍第一師,隨風飄揚的旗幟上繡著黃色的五角星和鐮刀、斧頭。

  工農革命軍第一軍第一師師部和第一團在江西省修水縣城宣布起義后,立即從修水出發,向湖南平江進軍。可是,出師不利。第一團在向平江縣城進軍途中,隨該團行動的起義前收編的貴州軍閥王天培殘部邱國軒團倒戈,使得全師主力的第一團腹背受敵,攻打平江受挫,損失較大。由安源工農武裝和礦警隊組成的第二團和瀏陽工農義勇隊組成的第三團雖然先后攻克醴陵、瀏陽縣城,但都因力弱而失利。隊伍被迫撤退到文家市,向長沙進攻的暴動計劃如泡影一般破滅。

  “接下來該怎么辦?還是按原目的向長沙?不行。”毛澤東猛地吸了手卷“大炮筒”的最后兩口,然后把煙蒂扔到地上,用腳把它使勁踩滅,自言自語道:“得開個會,明確方向,統一認識。”

  當天晚上,中共湖南省委前敵委員會在文家市里仁學校后棟的一間普通教室里召開會議,討論的主題只有一個——工農革命軍向何處去?參加會議的人不多,只有毛澤東、盧德銘、余灑度、余賁民、蘇先駿等9人,可關于是否該繼續執行湖南省委9月8日下達的會攻長沙之命令的爭論卻十分激烈。

  靜靜地聽完別人的發言,毛澤東發表了經過深思熟慮的看法:“依我看,我們不能再強攻長沙,而且強攻長沙必敗!我主張暫時南下湘南一帶,尋機上山。具體來說,就是改變攻打長沙計劃,退往湘南。”

  此言一出,眾人議論紛紛。工農革命軍第一師師長余灑度認為退卻就是逃跑,叫嚷著如果不按上級命令攻打長沙,他就不干了。說罷,丟下槍轉身而去。第三團團長蘇先駿見狀,也起身跟著走了。

  站在一旁的盧德銘琢磨著毛澤東的講話,好一陣工夫,他才恍然想通,站出來明確支持毛澤東。盧德銘雖然20歲出頭,卻是孫中山破例特招的黃埔軍校二期高才生,跟隨葉挺參加北伐,功勛卓著,又是秋收起義總指揮,威信很高,大家聽他支持毛澤東,都沉默不語了。

  有了盧德銘的支持,毛澤東興致勃勃地站起來又發表見解:“我們向湘南方向退卻后,還應該再退到可以屏護自己的大山里去。”

  “那你不是要我們去當山大王?”

  “說山大王也可以,山大王有什么不好,中國歷史上哪個朝代沒有山大王,而又有哪個朝代消滅過山大王?雖說山大王是帶封建性的,但我們是共產黨領導的山大王,是革命的山大王,古代社會不能消滅封建的山大王,難道就能消滅我們這個革命的山大王?”

  “現在,我們的燃眉之急是保存革命的火種,保存力量。怎么樣才能保存力量?辦法是有的,就是到敵人力量薄弱的農村去,發動農民革命。我們應該明白一個道理,槍桿子里面出政權,只有強大的革命武裝才能打倒強大的反動武裝。客觀地說,現在的蔣介石反動派還是比較強大的,好比一口大水缸,而我們現在是一塊小石頭。但我們相信,總有一天,我們這塊小石頭會大起來,而且一定會打爛蔣介石那口大水缸。”

  毛澤東深入淺出的談話贏得了大家熱烈的掌聲,更讓他們因受到挫折而沮喪的低落士氣重新煥發了生機和熱情。就這樣,以退為進,看似后退、實為前進的文家市決策最終確立。

責編:謝露瑩中國廣播網我要評論
91视频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