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頻道

頻道首頁 | 頭條 | 要聞 | 圖片 | 專題 | 節目互動 | 軍史

 頻道首頁 > 2013軍事頻道 > 中國軍隊

中國戰略導彈部隊提升全疆域作戰能力

2014-01-13 10:46   來源:中國軍網    打印本頁 關閉

    

  對尚未經歷過戰爭洗禮的第二炮兵部隊來說,“戰場”仿佛有些遙遠。然而,剛過去的一年中,“戰場”的味道越來越濃:“旅旅比武競賽”訓練,“紅藍”真演實抗,自主獨立發射和整旅火力突擊……從初春到寒冬,從南疆到北國,一支支導彈部隊被“趕”出營區、“逼”進荒野、“挺”上高原,常年轉戰南北,游牧東西,圍繞提升全疆域作戰能力,在一次次摔打錘煉中歷練騰飛之翼。

  去年以來,第二炮兵把全要素、全過程、全天候合成訓練作為軍事訓練的重要內容突出出來。經過一輪輪針對性適應性訓練,取得高溫、低溫、雨天、大風等各種復雜困難環境下的導彈發射數據;緊貼使命任務,進一步改進訓風、演風、考風,在實戰化訓練下,精確量化考核,以嚴實作風建設一支強大的信息化戰略導彈部隊。

  天候條件無障礙

  全疆域作戰,讓戰車長劍“適應力”越來越強

  皚皚雪野。今年新年前夕,第二炮兵歷史上首次冬季整旅跨區機動駐訓演練就吹響出征的號角。

  零下20多度的氣溫,呵氣成霜,滴水成冰。一路上雪厚路滑,險象環生。記者跟隨“鋼鐵長龍”前行,有些擔心:部隊開進的地方曾是一條蜿蜒的公路,此刻卻變成了茫茫一片白色,如果不是提前撒下的煤渣指引,很難分辨路面和溝坎。

  “注意保持車距,控制車速!”演練指揮官、某導彈旅旅長湯勇,不停地下達各種指令。

  記者發現,在應急處置手冊上,冬訓可能遇到的40多種“特情”一一在列,每種都有好幾項應急處置措施。雖有“預案”,但一路上,意想不到的情況接連發生:嚴寒天氣使部分通信器材時通時斷;低溫讓金屬變脆,兩輛車的防滑鏈斷裂,官兵緊急更換備用鏈條;途中進行課目演練,有的車輛“怕冷”啟動困難,加熱噴燈和低溫啟動液派上了用場。

  面對各種“意外”,導演部既頭痛又欣喜:憂的是預案再細,也難抵現實難題的多樣;喜的是“預案”外的難題越多,對部隊的檢驗也就越實。“嚴寒既是困難也是最出色的‘敵情’。”旅長湯勇幽默地說:“練兵打仗既要做萬全準備,也要經得起各種‘沒準備’。越是不按套路‘出牌’,越能體現出實戰的味道。”

  嚴寒給官兵制造著麻煩,拔掉前進路上一根根“釘子”,官兵士氣愈發高漲。據介紹,這些年來,導彈武器裝備曾在熱帶、寒區、高原等各種環境下進行過適應性訓練,上萬組數據精確分析導彈武器裝備在高溫、低溫、雨天、大風等復雜困難環境下參數、性能等的變化,一系列裝備改進調整措施增強了武器裝備在各種環境下的“免疫力”和“適應力”。

  隨著軍事斗爭準備形勢變化和任務調整,第二炮兵部隊不僅錘煉提升“定點發射”、“單向打擊”能力,更注重練就“全方位突擊”、“全疆域作戰”硬功,真正實現多域機動、多重作戰,完成從“山溝溝部隊”向“車輪子部隊”的全面轉型。

  曾經,中國“巨龍”蟄伏深山,如今,大國長劍馳騁九州。白山黑水間,對抗性訓練劍拔弩張;戈壁大漠里,導彈發射鏖戰正酣;林海雪原中,戰車長劍碾冰臥雪。這是一本載入中國戰略導彈部隊史冊的“練兵日志”,如今,“寒區可礪劍,熱帶能點兵”的目標成為現實。

  戰場環境更逼真

  紅藍方對抗,讓方案里的“敵人”穿梭演兵場

  2013年8月,某導彈旅時隔兩年再次踏進白山黑水間的某野外訓練場,山川河流依然熟悉,但靜謐的“戰場”卻變得危機四伏:

  宿營地外,黑黢黢的樹林里突然躥出“藍軍”特戰分隊,隨著幾聲槍響,2名哨兵被宣布“遇襲陣亡”,退出戰斗。待機地域,“遭敵核襲”的警報刺耳欲聾,“核爆”模擬車不僅“制造”出逼真聲響,還釋放出催淚瓦斯,讓“防護不周”的官兵無處遁形。

  這是咋啦?扮演“紅軍”的該導彈旅官兵在惶恐中審視整個“戰場”。

  現場組織訓練的第二炮兵軍訓部張立剛參謀介紹,這正是通過“等效實做”構設的逼真戰場環境,以前寫在方案里的“敵人”如今卻活生生地穿梭在演練場上,以往“虛擬”的“特情”被實實在在地展現出來。不搞導調,不預設結果,讓紅藍雙方在互不通信息的條件下展開“背靠背”對抗。

  作為戰斗力“磨刀石”的信息化“藍軍”分隊,按照導彈發射流程“設計”敵情特情,環環相扣不斷摧毀“紅軍”的指揮鏈、行動鏈,讓演兵場狼煙四起,危機重重。

  為了讓“戰場”距離實戰更近一些,“藍軍”分隊數百名導調員把世界范圍內近年發生的百余場大大小小的戰爭進行“復盤”,不停轉動未來信息化戰爭的“魔方”,尋求逼真構設未來戰場的“密碼”。他們還請來無人機團、電子對抗團等外援力量助陣,構成實體層、電磁層、虛擬層相互貫通、多域融合的復雜戰場環境,把千里之外的“敵人”拉到眼前。

  “去年的對抗讓我們吃盡了苦頭!”擔任“紅軍”的某旅參謀長魏光榮發出這樣的感慨。而擔任演練總導演的訓練基地司令員孫金明認為:“暴露短板不怕‘洋相百出’,唯有‘藍軍’精,‘紅軍’才能強。”

  演練中,“藍軍”越打越狡猾,“紅軍”越戰越英勇,對抗越來越逼真:人員傷亡,不再像以前那樣貼紙條,而是躺在原地,由野戰救護所前來處置;裝備受損,也不再原地不動或駛離“戰場”,而是拖到野戰修理所搶修;防化襲擊,也不僅是扔個發煙罐穿上防化服就完事,必須接受“毒氣”考驗和洗消處理……

  一年來,對抗訓練在一次次交鋒對決中不斷升級,嘗盡了苦頭的導彈發射分隊也在一次次歷練中不斷成熟,應對招法越來越多。

  考核程序更精確

  全過程考評,量化精確從嚴治考逼出真打實練

  這是一場實戰背景下的導彈發射演練。從長劍戰車駛出營門,迎接某導彈旅的便是一張碩大的考卷。從坐鎮“中軍帳”的旅長政委到“號令長劍”的指揮長,從“診脈把關”的技術軍官到“力臂挽弓”的操作骨干,人人都被推上“被考席”。

  考核他們的,正是處處設“敵情”、出“特情”的“藍軍”分隊,數十名導調員隨隊出征,精確記錄研判每一組數據信息。為了備戰此次演練任務,該旅早已采取“營營對抗”實兵考核的方式,對全旅發射單元進行了一次能力“排序”。人盯人、架跟架、營考營,導彈發射訓練的每一個口令、每一個動作、每一套程序都會全程接受精確量化考評,最終的勝者不僅捧回金燦燦的獎杯,還有一份“大禮包”:參加實彈發射任務。

  盡管如此,嚴格的訓練考核仍出乎該旅官兵的意料。

  作戰籌劃中,從旅領導到參謀人員,人人面前片紙不留,給“念稿子”、“背臺詞”等形式主義來了個“釜底抽薪”,每條舉措、每項指令、每個人的發言都通過監控鏡頭實時傳輸到考核組,讓“南郭先生”無處遁形。

  演練階段總結會上,考核組把一張張“問題表格”與“成績清單”一同擺在旅領導面前,精確到分秒的數據、細化到每一個要點的記錄,還有語音、錄像等“戰場實錄”,諸多短板不足被相繼“曝光”。

  “不怕平時丟丑,就怕戰時丟命!”旅政委許保坤在演兵場上開起議訓會,查缺補短,研究對策。他們向考核組主動請纓“增壓加碼”:多搞不打招呼的抽考、多出沒有預案的臨時課目,把問題暴露在平時。隨后,他們又從全旅選拔軍事訓練精銳力量組成“戰備訓練研究督導小組”,深入訓練場進行檢查考核。

  從嚴治考精確評估催生部隊打仗能力,該導彈旅只是第二炮兵部隊的一個縮影。考核的導向作用,這個杠桿不僅撬動了部隊實戰化標準的提升,還推動了一系列戰法轉型——從“固定發射”到“機動發射”,由“擇機發射”到“隨機發射”,從“一般環境下發射”到復雜天候、復雜電磁等“四難環境”下發射,部隊核心軍事能力不斷躍升。(倪光輝)

  選自《人民日報》( 2014年01月12日06版)

  

 

  對尚未經歷過戰爭洗禮的第二炮兵部隊來說,“戰場”仿佛有些遙遠。然而,剛過去的一年中,“戰場”的味道越來越濃:“旅旅比武競賽”訓練,“紅藍”真演實抗,自主獨立發射和整旅火力突擊……從初春到寒冬,從南疆到北國,一支支導彈部隊被“趕”出營區、“逼”進荒野、“挺”上高原,常年轉戰南北,游牧東西,圍繞提升全疆域作戰能力,在一次次摔打錘煉中歷練騰飛之翼。

  去年以來,第二炮兵把全要素、全過程、全天候合成訓練作為軍事訓練的重要內容突出出來。經過一輪輪針對性適應性訓練,取得高溫、低溫、雨天、大風等各種復雜困難環境下的導彈發射數據;緊貼使命任務,進一步改進訓風、演風、考風,在實戰化訓練下,精確量化考核,以嚴實作風建設一支強大的信息化戰略導彈部隊。

  天候條件無障礙

  全疆域作戰,讓戰車長劍“適應力”越來越強

  皚皚雪野。今年新年前夕,第二炮兵歷史上首次冬季整旅跨區機動駐訓演練就吹響出征的號角。

  零下20多度的氣溫,呵氣成霜,滴水成冰。一路上雪厚路滑,險象環生。記者跟隨“鋼鐵長龍”前行,有些擔心:部隊開進的地方曾是一條蜿蜒的公路,此刻卻變成了茫茫一片白色,如果不是提前撒下的煤渣指引,很難分辨路面和溝坎。

  “注意保持車距,控制車速!”演練指揮官、某導彈旅旅長湯勇,不停地下達各種指令。

  記者發現,在應急處置手冊上,冬訓可能遇到的40多種“特情”一一在列,每種都有好幾項應急處置措施。雖有“預案”,但一路上,意想不到的情況接連發生:嚴寒天氣使部分通信器材時通時斷;低溫讓金屬變脆,兩輛車的防滑鏈斷裂,官兵緊急更換備用鏈條;途中進行課目演練,有的車輛“怕冷”啟動困難,加熱噴燈和低溫啟動液派上了用場。

  面對各種“意外”,導演部既頭痛又欣喜:憂的是預案再細,也難抵現實難題的多樣;喜的是“預案”外的難題越多,對部隊的檢驗也就越實。“嚴寒既是困難也是最出色的‘敵情’。”旅長湯勇幽默地說:“練兵打仗既要做萬全準備,也要經得起各種‘沒準備’。越是不按套路‘出牌’,越能體現出實戰的味道。”

  嚴寒給官兵制造著麻煩,拔掉前進路上一根根“釘子”,官兵士氣愈發高漲。據介紹,這些年來,導彈武器裝備曾在熱帶、寒區、高原等各種環境下進行過適應性訓練,上萬組數據精確分析導彈武器裝備在高溫、低溫、雨天、大風等復雜困難環境下參數、性能等的變化,一系列裝備改進調整措施增強了武器裝備在各種環境下的“免疫力”和“適應力”。

  隨著軍事斗爭準備形勢變化和任務調整,第二炮兵部隊不僅錘煉提升“定點發射”、“單向打擊”能力,更注重練就“全方位突擊”、“全疆域作戰”硬功,真正實現多域機動、多重作戰,完成從“山溝溝部隊”向“車輪子部隊”的全面轉型。

  曾經,中國“巨龍”蟄伏深山,如今,大國長劍馳騁九州。白山黑水間,對抗性訓練劍拔弩張;戈壁大漠里,導彈發射鏖戰正酣;林海雪原中,戰車長劍碾冰臥雪。這是一本載入中國戰略導彈部隊史冊的“練兵日志”,如今,“寒區可礪劍,熱帶能點兵”的目標成為現實。

  戰場環境更逼真

  紅藍方對抗,讓方案里的“敵人”穿梭演兵場

  2013年8月,某導彈旅時隔兩年再次踏進白山黑水間的某野外訓練場,山川河流依然熟悉,但靜謐的“戰場”卻變得危機四伏:

  宿營地外,黑黢黢的樹林里突然躥出“藍軍”特戰分隊,隨著幾聲槍響,2名哨兵被宣布“遇襲陣亡”,退出戰斗。待機地域,“遭敵核襲”的警報刺耳欲聾,“核爆”模擬車不僅“制造”出逼真聲響,還釋放出催淚瓦斯,讓“防護不周”的官兵無處遁形。

  這是咋啦?扮演“紅軍”的該導彈旅官兵在惶恐中審視整個“戰場”。

  現場組織訓練的第二炮兵軍訓部張立剛參謀介紹,這正是通過“等效實做”構設的逼真戰場環境,以前寫在方案里的“敵人”如今卻活生生地穿梭在演練場上,以往“虛擬”的“特情”被實實在在地展現出來。不搞導調,不預設結果,讓紅藍雙方在互不通信息的條件下展開“背靠背”對抗。

  作為戰斗力“磨刀石”的信息化“藍軍”分隊,按照導彈發射流程“設計”敵情特情,環環相扣不斷摧毀“紅軍”的指揮鏈、行動鏈,讓演兵場狼煙四起,危機重重。

  為了讓“戰場”距離實戰更近一些,“藍軍”分隊數百名導調員把世界范圍內近年發生的百余場大大小小的戰爭進行“復盤”,不停轉動未來信息化戰爭的“魔方”,尋求逼真構設未來戰場的“密碼”。他們還請來無人機團、電子對抗團等外援力量助陣,構成實體層、電磁層、虛擬層相互貫通、多域融合的復雜戰場環境,把千里之外的“敵人”拉到眼前。

  “去年的對抗讓我們吃盡了苦頭!”擔任“紅軍”的某旅參謀長魏光榮發出這樣的感慨。而擔任演練總導演的訓練基地司令員孫金明認為:“暴露短板不怕‘洋相百出’,唯有‘藍軍’精,‘紅軍’才能強。”

  演練中,“藍軍”越打越狡猾,“紅軍”越戰越英勇,對抗越來越逼真:人員傷亡,不再像以前那樣貼紙條,而是躺在原地,由野戰救護所前來處置;裝備受損,也不再原地不動或駛離“戰場”,而是拖到野戰修理所搶修;防化襲擊,也不僅是扔個發煙罐穿上防化服就完事,必須接受“毒氣”考驗和洗消處理……

  一年來,對抗訓練在一次次交鋒對決中不斷升級,嘗盡了苦頭的導彈發射分隊也在一次次歷練中不斷成熟,應對招法越來越多。

  考核程序更精確

  全過程考評,量化精確從嚴治考逼出真打實練

  這是一場實戰背景下的導彈發射演練。從長劍戰車駛出營門,迎接某導彈旅的便是一張碩大的考卷。從坐鎮“中軍帳”的旅長政委到“號令長劍”的指揮長,從“診脈把關”的技術軍官到“力臂挽弓”的操作骨干,人人都被推上“被考席”。

  考核他們的,正是處處設“敵情”、出“特情”的“藍軍”分隊,數十名導調員隨隊出征,精確記錄研判每一組數據信息。為了備戰此次演練任務,該旅早已采取“營營對抗”實兵考核的方式,對全旅發射單元進行了一次能力“排序”。人盯人、架跟架、營考營,導彈發射訓練的每一個口令、每一個動作、每一套程序都會全程接受精確量化考評,最終的勝者不僅捧回金燦燦的獎杯,還有一份“大禮包”:參加實彈發射任務。

  盡管如此,嚴格的訓練考核仍出乎該旅官兵的意料。

  作戰籌劃中,從旅領導到參謀人員,人人面前片紙不留,給“念稿子”、“背臺詞”等形式主義來了個“釜底抽薪”,每條舉措、每項指令、每個人的發言都通過監控鏡頭實時傳輸到考核組,讓“南郭先生”無處遁形。

  演練階段總結會上,考核組把一張張“問題表格”與“成績清單”一同擺在旅領導面前,精確到分秒的數據、細化到每一個要點的記錄,還有語音、錄像等“戰場實錄”,諸多短板不足被相繼“曝光”。

  “不怕平時丟丑,就怕戰時丟命!”旅政委許保坤在演兵場上開起議訓會,查缺補短,研究對策。他們向考核組主動請纓“增壓加碼”:多搞不打招呼的抽考、多出沒有預案的臨時課目,把問題暴露在平時。隨后,他們又從全旅選拔軍事訓練精銳力量組成“戰備訓練研究督導小組”,深入訓練場進行檢查考核。

  從嚴治考精確評估催生部隊打仗能力,該導彈旅只是第二炮兵部隊的一個縮影。考核的導向作用,這個杠桿不僅撬動了部隊實戰化標準的提升,還推動了一系列戰法轉型——從“固定發射”到“機動發射”,由“擇機發射”到“隨機發射”,從“一般環境下發射”到復雜天候、復雜電磁等“四難環境”下發射,部隊核心軍事能力不斷躍升。(倪光輝)

  選自《人民日報》( 2014年01月12日06版)

責編:彭洪霞中國廣播網我要評論
91视频免费观看